唐玄宗名將「郭子儀」因平定「安史之亂」有功,被封為「汾陽王」。當他年紀大了,開始養尊處優,不但姬妾滿堂,絲竹不覺,王府訪客絡繹不絕。
  他的子女經常提醒父親,要注意社會觀感,不要太張狂,以免被朝廷猜忌。可是,她卻告訴子女們:「一個人要是功高爵重,難免會引人妒嫉。老父如今位極人臣,受我蔭祿的也不下千人,但誰能保證沒人在暗中算計我,扯我後腿?」接著說:「現在我是無事不可對人言,故意敞開大門,表示無所隱私,那麼就不會被懷疑了。」
  有一天,朝中來了一位官員「盧杞」,這個人為人狡詐,又嫉能妒賢,像書法家顏真卿等人都被他陷害過。因為此人「貌陋而色如藍,人皆鬼視之」,看到他的長相的人,都覺得可怕又好笑。

  台北市長柯文哲究竟會不會參選下屆總統?眾人一直在五里雲霧中,看不透,也摸不清。
  突然,柯P又在一週時間內,於八月六日倉促籌組「台灣民眾黨」,更是震驚台灣政壇,到底他又所為何來?
  柯P的組黨理念標明:「以台灣為名,民眾為本。」希望民意、專業、價值成為決定政策的目標,並以清廉、勤政、愛民為原則,促進台灣整體能量與人民最大福祉。
  很明顯地,柯P以組黨作起手式,先不明言表態要不要參選總統,而以「進軍國會」踏出第一步。那麼,他與郭台銘的合作模式,大概可以理出一些脈絡。
  「台灣民眾」黨簡稱「台民黨」,與「台銘黨」諧音,自然也是意在言外。

  有些台灣俚語非常有涵意,俏皮又講理,容易聽進去。
  「不知路,夯頭旗。」這裡的「夯」就是「舉起來」、「拿」的意思;而「頭旗」即「前面的旗子。」所以,「夯頭旗」便是:走在前面舉起旗子帶路的人,換句話說,即是「帶路的領導人」、「領隊者」、「老闆」。
  做為一個帶領隊伍的人,必須要「知路」,才可以把「跟班的人」安全地帶到目的地。萬一帶路的人「不知路」,迷迷糊糊,到處流竄,那麼後果就堪慮了。
  因此,「夯頭旗」的人,必須要具備一些條件:眾望所歸、要有專業能力和經驗、要有責任感,而且缺一不可。
  如果,「夯頭旗」的人「不知路」,又善於言謊、推辭,怪東怪西,結果吃虧的人必然是可憐的「同路人」。
  偏偏在我們現今社會上,有相當多「不為人後」的「膨風」,搶著要當「夯頭旗」的人,不但互別苗頭,展開奪旗激戰,鬧得非常不愉快,造成族群分裂,地方派系不合,而且結怨甚深,雙方都沒有當「跟班」的雅量。

  「禮尚往來」是中國人的一種傳統美德。「禮節」是注重人與人之間雙方或群體的回應,亦即受人之禮,感恩之餘,表現出自己的回報或反饋。所以,「禮記」上說:「禮尚往來,往而不來,非禮也;來而不往,亦非禮也。」
  春秋時的魯國太使「左丘明」說:「眾口,福禍之門也。」特別告誡我們:說話千萬要小心「謹言」。
  話從口出,常常言者無心,聽者有意,把好話聽成壞話,引起所謂的「誤會」。更何況一經「價值判斷」,把話都說死了,明明是好心,卻反而將自己給說死。
  台灣話常聽老祖先說:「好話加減講,歹話口麥出嘴。」這裡的「口麥」,就是「不要」、「請勿」的意思。

  楚漢爭霸時,韓信拿下齊都臨淄,齊王派人向楚王項羽求援。項羽根本不屑韓信,派「龍且」將軍率兩萬兵士救援。
  當齊楚聯軍與韓信在濰水兩岸對陣,龍且將軍有勇無謀,狠衝猛打,完全不懂計謀韜略,常被齊王糾正提醒,並要他不可輕率渡河求戰。可是,終究沒能阻止龍且的魯莽。
  這天,韓信突然戰鼓喧天,指揮大軍渡河進擊,但半途又掉頭回轉撤兵。這時,對岸的龍且將軍喜形於色,驕傲地說:韓信是膽小鬼,一聽是我的部隊就聞風喪膽,不敢打過來。
  龍且說完話,立刻下令軍隊渡河追擊。可是,還不到江中,就發現濰水上游突然發起洪水,只見激流奔騰,傾瀉而下,一下子就將龍且的兵船沖散了。
  這時,對岸漢軍發動攻擊,龍且的兵,一陣慌亂,人在水中,進不得,退也無能,只能成了漢軍的活靶子,毫無招架之力,江水染紅,浮屍遍江。
  韓信此時過河追擊,殺了龍且,活捉齊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