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今中外的任何朝代,「貪官」與「污吏」幾乎不能免。而在中國史上,清朝乾隆皇帝身邊的「和珅」其貪瀆聚財應無人能出其右。
  「和珅」的伎倆在於「投機」成功,他選擇對的「投機對象」:權力至高無上的乾隆皇帝,「脈摸得準」,也找到「進攻弱點」,發揮「情」字的極致:親情、友情、感情築成的一道銅牆鐵壁,不但進退自如,而且刀槍不入。
  和珅是明眼人,他看出大清帝國不是依法而治,也不是依理而治,而是「依情而治」。所以,想方設法討好「和孝公主」的關係,進而與乾隆皇帝結為親家,成了皇親國戚,這是和珅一輩子撈得最實惠的一票,在朝中地位牢不可破。
  與乾隆皇帝建立裙帶關係,是非同一般。進,它是一個梯子;退,他又是一把傘。

  唐朝以後的中國北方,經歷了後梁、後唐、後晉、後漢及後洲等「五代」。當時「趙匡胤」當時「趙匡胤」投奔擁兵自立的「郭威」,郭將軍正準備取後漢而代之,是為「後周太祖」。趙匡胤也被提拔為中級禁軍軍官。由於趙敢於衝鋒陷陣,又智謀機變,在郭威病死,養子「柴榮」繼位為「周世宗」,趙被擢升為禁軍最高首領。
  趙匡胤組建的禁軍成了精銳之師,不久之後,趁周世宗駕崩,以「陳橋兵變」演出「黃袍加身」,改朝換代,趙匡胤以「宋太祖」稱帝。
  宋太祖趙匡胤為了攬權專制,深知掌握兵權的重要,對禁軍將領石守信、王審琦、高懷德、張令擇、趙彥輝等人放心不下,於是設宴找來石守信那班人一起餐敘。在酒酣耳熱之際,以心理作戰讓禁軍大將驚慌,嚇得汗流浹背,雙腿發軟,並鼓勵他們到地方去當節度使大官,安享榮華富貴,以終天年,留下「杯酒釋兵權」史劇。

  生活有壓力,對現狀不滿,常使人忘了笑。事實上,不管對現實有多麼不滿,日子總要過,一笑,天下無愁事。
  網路笑話連篇,而且不必花錢去買,實在「蠻有意思」:
  沒錢時,養豬;有錢時,養狗。
  沒錢時,想結婚;有錢時,想離婚。沒錢時,老婆兼秘書;有錢時,秘書兼老婆。
  古代人,慧眼識英雄;現代人,會演是英雄。
  古代女子會吟詩,現代女子會作對。
  說股票是毒品,都在玩;說金錢是罪惡,都在撈;說女人是禍水,都想要。
  說高處不勝寒,都在爬;說菸酒傷身體,都不戒;說天堂最美好,都不去。

  人人都想稱「英雄」,可是,世事難料,常事與願違,結果是:「英雄不成變狗熊」。
  精秀的草叫「英」,花也稱之為「英」;而拔群的獸為「雄」。所以,有才幹和勇敢出眾的人,才能稱呼他是「英雄」。
  至於「梟雄」的「梟」字,依其字意為:「站在大樹頂頭的大鳥」,這種鳥俗名「貓頭鷹」,是一種猛禽。三國志說:「劉備以梟雄之姿,而有關羽、張飛、熊虎之將。」因而「梟雄」也算是勇悍的豪傑;但是,「梟獍其心」則是比喻「逆子或狠惡忘恩的人」。梟:吃母鳥的惡鳥,而「獍」是食父的獸類。
  台灣民主政治發展,李登輝與宋楚瑜兩人是最關鍵人物。當年經國總統駕崩,副總統李登輝繼任,而時任國民黨中央副祕書長的宋楚瑜,以一記「臨門一腳」把李登輝推上黨主席大位,於是展開台灣史新頁。

  「習慣成自然」這句話沒有什麼大道理,大人小孩都能脫口說出。甚至於說:一種習慣一旦養成,就很難改變回來。
  有個小偷改邪歸正,考上警察,分發到派出所服務。某晚,騎機車巡邏執勤,正巧在街上發現小偷在偷東西,他立刻將他拘捕,並且用行動電話通知警網前來支援。
  可是,說時遲,那時快,那個小偷就趁他打電話時,將警察推倒在地,一溜煙逃跑而去。
  此時,支援警車趕來,這個被推倒在地的警察迅速爬起,拔腿就跑。